快捷搜索:

称号的梅国强教授,一直以来中医和西医争论声

湖北日报网讯 全媒体记者龚雪、通讯员夏静

近来我国医学史上发生一件大事--85岁的药学家屠呦呦成为国内首个医学界的诺贝尔奖得主,她发现了青蒿素,亿万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受疟疾困扰的平民因此免于灾疫。庆祝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声音还没平息,关于“得奖和中医有多大关系”的中西医之争的讨论已经铺天盖地,中医粉扬眉吐气:“谁说中医没用?”西医粉摆证据讲道理,证明青蒿素其实只是一种西药。

15日,湖北中医大学的新生开学典礼上,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中医获得表彰,他们是今年暑期荣获全国中医届最高荣誉“国医大师”称号的梅国强教授,和荣膺“全国名中医”之列的陈如泉教授。

屠呦呦是国内医学史上的里程碑,是我们每一个医者应该向其学习的楷模,她对医药学研究的严谨认真,并不断创新,才赢得了这个名副其实的荣耀,也为亿万人次带来了福音。然而她是何等的冤屈,成为了别有用心的人的争论工具。而这一场争论却是毫无意义的,也与屠呦呦毫无关系。她倾注一生的心血并不是为了成为这场争论的导火线。她学的既不是中医也不是西医,她是药学系毕业,职称是研究员。她的研究并不是中医西医的较量,而是古代与现代的切磋。屠呦呦的成就正是建立在了现代科学技术,提取青蒿素的乙醚在《本草纲目》里并没有记载。也许是她说她感激中医带来的灵感造成了某些中医粉的误解,她并不是在强调西医不如中医,而是一个科学家在向古代前人致敬。

活动结束后,记者采访了梅国强教授,他是我省仅有的两位国医大师之一,今年78岁的他虽已满头白发,但精神矍铄,思维活跃,说话铿锵有力。

一直以来中医和西医争论声不断,特别是这几年中医发展比较快,人们对中医的认可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,医学界基本形成了两个派系--中医阵营和西医阵营,两派之争甚至超越了学科的界限,上升到意识形态,东西方两大阵营争斗的高度。然而我们在辨证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占主导价值观的今天,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固执呢?我们不管民众是怎么认为的,然而我们医者,不管是西医出身还是中医出身,都不应该这么偏激。中医存活了几千年,到今天依然在临床很有效用,说明它是科学的,并不是西医粉所说的中医没有科学,只是经验之谈,中医是有科学的理论作指导的,并且经受住了几千年的临床实践检验,我们是没有资格诋毁它的博大精深的。然而西医出现并发展于近代,从西方国家传来,它结合了现代科学技术,发展成了一门具有临床诊断治疗意义的独立学科,毋庸置疑它是科学的,是现代科学发展的产物和体现。中医和西医其实只是观察人类的角度不一样罢了,西医着重于微观,中医着重于宏观,如果能用中医的一些理论灵感指导西医,用西医的现代技术来指导中医,那么医学的发展将会不可估量,比我们这里进行中医西医哪个更好的讨论要有意义的多了。

图片 1

诺贝尔奖委员会声明诺奖颁给屠哟哟并不是奖励传统医学,不过这不妨碍她本人表示中医给了灵感。其实我们从大的方面来认识医学,就知道,无论哪种医学都不可能在治病救人方面无所不能,至少在医学现发展阶段。医学界有一句很流行的语言叫做:医生其实是经常帮助,偶尔治愈,一直安慰。我们人类医学的发展还任重而道远,我们没有时间在这里做无谓的争辩,我们需要多几个像屠呦呦这样的诺贝尔奖获得者,我们才能为人类的健康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伤寒论可以广泛应用于多个医科

梅国强出生黄陂的一个中医世家,早期跟随洪子云用中医药治疗“流脑”、急性“菌痢”、肠伤寒、流行性出血热等疾病,是湖北省有名的“伤寒论”名家。不过,我们现在所说的感冒发烧,只是伤寒论里的一颗小芝麻,梅教授说,伤寒论是中医理论的一个基本诊疗方法,发展到今天,已广泛应用到多个医科,比如心血管、胃病、肌肉疼痛,小儿科,甚至妇科等。

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梅国强随从李培生、刘渡舟、袁家玑教授,协助编写《伤寒论》教材、教参。其后主编21世纪教材《伤寒论讲义》,全国函授教材《伤寒论讲义》等书籍。发表《仲景胸腹切诊辨》《加減柴胡桂枝汤临证思辨录》等论文约30篇,在全国产生较大的影响。

因擅治心血管、消化系统疾病及一些疑难重症,慕名求诊者遍及海内外,梅国强的年门诊量高达万余人次,同时形成了心系、肺系、脾胃系等系统疾病的多个诊疗方案,受到患者的广泛赞誉。

既然是中医,伤寒论是必读书目。梅教授说,伤寒论至今1800多年的历史,在历代文献论述中,有1000多人对此作出过理解和注释,在中医诸多理论中,著作最多,临床效果好。伤寒论,最初源于东汉未年,那时是竹简、木椟,受制于书写工具、书写条件的限制,再加上古文风格影响,写得很简括,症状、诊疗描述只有寥寥数语。“寥寥数字中,从理解它的原始精神,到延伸,到任用发挥,这都有人的创造。所以,现在的伤寒论,不是东汉时的伤寒论,而是经历医家智慧结晶的伤寒论。”

梅教授说,每一个学习伤寒论的医者,他自己心中就有一部伤寒论,因此都融合了自己的心血和智慧,在临床上的应用,既遵循了伤寒论的基本原理,又有个人的发挥。

图片 2

中医还有很多谜团待解开

记者问,社会大众中,对中医信任的很褒奖,也有质疑的声音,特别是屠呦呦荣获诺贝尔奖以后,中医更得到了世界认可,您如何看待中医的这些起起落落?

梅教授说,无论何时何地,人家批评也好,赞扬也罢,中医在我心中的地位从未改变,它就是伟大的,我一辈子都学不完。

他分析,现在批评中医的,大致是两类人,一类是西医,其实现在西医批评中医的人也不多了,反而是有些科技工作者发生质疑的声音。比如何祚庥院士,主要研究物理,他说中医不科学,近期,我在电视里看到,有个叫王福重的经济学家,还有郎咸平,也对中医发出质疑的声音。梅教授说,中医是什么 样子,有什么内涵,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,不懂中医,就评价人家科学不科学,这有些狂妄。但是,梅教授话锋一转,我觉得也不奇怪,现代社会发展,外面的文化进来了,跟中国自己的文化会产生一定的冲突,所以有人发出质疑的声音,这是自然现象。但是冲突中,要找到平衡点。

不能数字化,不能计算、不能模拟,就不能叫科学?梅教授说,比如屠呦呦研究出来的青蒿素,挽救了几百万人的生命,你能说不科学?!其实屠呦呦的点子来源还是近代肘后方的中医书,青蒿素的传统提取方法,都是热提取,但不稳定,疗效不好,屠呦呦是认认真真地按照周厚方的记录,用凉水浸泡,然后搅汁,喝掉。科学就是一层窗户纸,你捅破了,就达到了顶点。中医里这样的科学太多,中医是伟大的,还有好多类似像屠呦呦想到这个点子,像这样的谜团还是太多了,真是可贵。希望像我们这样学术结构,现代科学实验室,有专门的研究人才,希望更多的同行揭开更多的中医谜团。

梅教授说,中医的诊疗方式,还是望闻问切。不过时代发展了,现在西医检查的那些化疗指标、检查结果,还有CT,B超,核磁共振等等,是眼睛看不见的器官,由仪器帮你看到了,可以作为“望”的延伸。所以西医的那些检查、化疗手段,它是现代科学的分支,不是西医的专利,中医也是可以用它的。中医用它但不能根据它的路线走,我们用它只是了解情况,比如我原来不知道这个病人有肾结石,你做了彩超,我知道你有,尽管你现在肾结石没有发病,可能是胃病,那么我在治疗胃病的过程中,会考虑你有结石的问题。

梅教授说,总体来讲,中医学是整体衡通观,在衡通观之下,因时因地因人而宜,同样一个人同种病,去年来看和今年来看,治疗方式就不一样,病情是不断地变化运动的,当没有发生质的变化时,大的结构不动作局部调整,如果由量变积累到质变,病情发生变化,治疗也要发生变化。

中医的优势西医无法替代

梅教授说,哪些病情适合用中医、还是西医,都是是相对的。当然,如果做手术,比如外伤、发生车祸了,这肯定是西医比中医强。

但有些时候,是中西医互有优点,不能说哪个强哪个弱。梅教授介绍,我是主攻中医心血管内科,现在冠心病很多,西医有西医的一套,上支架、搭桥,这个好不好,当然好。不过现在国外也开始反思,支架上得过渡了,上早了,不该上的也上了,上多了。国内刚刚开始有这种思想的萌芽,在考虑,但是还在大量地用,现在的医疗市场是支架越多越盈利。所以针对冠心病人,病情很危急、很重的时候,支架是很有价值的,至少在危险状态下,让病情可以很快的缓解,赢得宝贵的救治时间,这时候,中医是不如西医的。但上了支架,不等于冠心病治好了,有的病人上了支架以后,会发生心绞痛,吃西药也没办法缓解。这时候,能让他吃些中药,缓解疼痛,提高生活质量。这种优势,西医就没有,而中医是非常明显的。梅教授说,我觉得西医有很多长处,但是中医的长处,也是西医无法代替的。

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55533网址发布于网站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称号的梅国强教授,一直以来中医和西医争论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